共享经济或将成为“供给侧”改革的良方

2016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上,强调要大力推动包括共享经济等在内的“新经济”领域的快速发展。“促进分享经济发展”、“支持分享经济发展,提高资源利用效率,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富裕起来。”分享经济,已经来到时代的风口。腾讯CEO马化腾在两会期间提了一个大胆的预言:分享经济将成为促进经济增长的新动能,助力服务业成为拉动中国经济的主引擎。

这是分享经济首次在两会上以议案的形式进入公众视野并引起了高度的关注。当前,中国经济面临着巨大的下行压力。为此,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于共享经济开发的创新产品,通过闲置资源重整发展生产力,为供给侧改革发挥重要的助力作用。

分享经济在国内有一个更为普遍的叫法-共享经济。分享经济最早在美国于2008年兴起,是利用闲置的房源、车辆、时间、技能服务等进行共享,进而产生经济价值。中国共享经济模式发展迅速,等成为被公众熟知的共享经济新代表。可以说,共享经济是自下而上推动着经济制度变革,改变了传统商业模式,进而提升了经济运行的效率。

当我们把一个商品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分开来,同时转让使用权的时候就产生了共享经济理念。利用移动互联网技术及思维以较低的成本满足他人的需求,服务的提供者得到了一部分收入,同时也大大提高了整个社会的福利待遇和生活质量。车辆空余的座位,空余的房间分别产生了uber和airbnb这样成功的创业公司。可以拿出来共享的东西除了有形的资产,还有无形的技能和时间。

由此看出,分享经济快速发展的土壤有几个先决条件:(1)必须是闲置的社会化资源,且不是传统的竞争性资源。分享的乐趣大过于单纯的按需购买(2)供求一体化,且两头的终端是个人或小型经济组织。将闲散的个人资源加以整合售卖,形成资源流动。(3)互联网是最为重要的载体。互联网即时化使得分享经济需求得到迅速响应。这样来看,在互联网+大环境下,似乎“出行”“旅游”最为适合发展共享经济。

在共享经济时代,过剩产能不再是烫手山芋,而是一种更加廉价、便捷的原材料。罗宾·蔡斯认为,利用过剩产能的成本总是比购买新的原材料要低,并且花费更少的时间和精力。共享经济虽然不直接生产商品,但它能够通过资源的重新配置产生新产品,进而刺激新的消费需求。也就是说,发掘出闲置的车辆、房间,与建立一条新的汽车生产线、盖一栋酒店大楼所产生的价值无异,而且前者又能节约产能,提高资源利用率。这恰好符合供给侧改革强调从供给端发力、扩大有效供给的思想。(摘自:《艾瑞网》)